17.01.22深夜俱乐部

好久没写这些东西了。

两个原因,一是那天写的《破坏双亡亭》的漫画推荐看的人太少了,另外一方面是因为,我发现我自己写的东西,其实没什么营养,没什么内容。

那天,我翻出了15年元旦的时候写的漫画感想,读完之后,很惭愧,很受感动。

这其实很不正常,毕竟已经两年了,那时的文字所诉说的,现在看来依然十分新鲜,说明这两年来,那一部分的自我并没有成长。

说是沮丧也罢,说是自惭形秽也好,我完全失去了写点什么动力。直到今天,放假在家,终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,在游戏之余,有了那么一点写字的想法。

说不想改变是假的,但是如果真的让我选择一种方式去改变,我却又开始留恋之前舒服的生活。

记得去年的春节,不眠不休的看完了10卷轻小说《龙与虎》,一方面,大河这个角色让我深受感动,另外一方面,大河最后构想的“大河圆桌”则深深的在我心中扎根,时不时的在我心中浮现。

大河在故事的最后,和龙儿一起,在需要做出最后的选择时,说,虽然也很想和龙儿私奔,但这样未来里就只剩龙儿和大河两人了,而大河心中的未来里,有栉枝,有北村,有亚美,有自己的父母和弟弟,有龙儿的母亲,有龙儿的外公外婆,有许许多多对于大河和龙儿非常重要的人,大河不想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排除在未来之外。所以那个关键的抉择,大河和龙儿选择了面对,选择了将每一个重要的人都放在“大河圆桌”上。

偶尔,在我觉得现实令人沮丧时,“大河圆桌”就会出现在我的心中,提醒我这样的情况一定有一种合理的解,在这个解里所有重要的事物都得到应有的重视。

是的,改变,我所理解的改变,是用强力的意志压抑自己的一部分,然后坚持。这样的改变有效,但形似自戮,最后得到的不是改变的喜悦,而是心力憔悴的虚脱感。

我想,对于改变这件事,“大河圆桌”也一定是起作用的,一定是有一种方法,可以让我不用压抑自己的一部分也能迎来改变的。

静候那一天。

加入讨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